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下文学 www.bxwx520.net,最快更新喜剧女王最新章节!

    李魁这次应该是要搞一把大的,他已经在阳城的三环外租了一个厂房做排练间,大赛的海选在一个月后正式启动,但组委会已经进入审读剧本阶段,李魁为了顺利进入到前十,拼了这些年的人脉,请来喜剧大师萌萌鱼写剧本,本子目前是已经完成了,下周李魁就会送到组委会过审。

    前本次《喜剧之王》的大赛面向全球,需要经过海选,晋级再到正式上台PK,最终呈现到观众面前的电视节目一定是历经过海选晋级到最后的团队。这档节目纪星池之前听过,节目组确实请了不少大牌来增加影响力。如果拿到冠军,怎么说也算进军喜剧圈了。

    只是,李魁原本混的也不差,为何要大费周章的来捣鼓这么一些事?这个节目走到最后的素人也不少,专业的喜剧演员参加海选重头开始可不容易。

    李魁嘬了一口酒,撩起膀子继续吹牛:“这次的大赛我是不担心的,就凭我们这剧本,绝对是拿直通卡上前二十的,咋们这些人才聚首在一起,妥妥的冠军。”

    几个人激动抻着脖子听的双眼放光,都已经幻想出了自己星光披身,重回聚光灯下的自己。

    纪星池也跟着笑,嘴巴也吧唧的嚼着肉,眼神飘到穆雨时脸上,他没有笑,低头喝着啤酒,紧蹙的眉头看出来他的担忧。

    耳边还是李魁和大伙的声音,“放心吧。跟着哥,你们几个重新翻红一把不是问题。”

    纪星池听得断断续续的。脑海里却不时的冒出不容易三个字,如果一切真如李魁所说的这般轻松,她也不会走投无路到这一步。

    可是你看其他几个人,梦佳也好,徐饭桶也好,谁不是在各自的领域曾光鲜亮丽,她们不清楚事情没那么简单嘛?但或许都跟她一样,借着李魁这个由头给自己打点鸡血呢。

    酒过半巡,纪星池今天没喝酒便由她开车将穆雨时送回她家取了行李,再让穆雨时自己想办法离开。

    临走的时候,李魁喝了点酒,拉着纪星池拍胸脯给她保证,大赛期间如果纪星池没活干,他让她来剧团跑跑戏。李魁手里的话剧团,虽说比不了费明奇的格调高,但“吃嘛嘛香”在喜剧界是有一定地位的,每年出的新剧目在全国巡演也是高朋满座,前些年话剧团还集资开拍了一档喜剧片,虽然排片不尽人意,但对于这种低成本投资的电影来说,五千万的票房已经很瞩目了,豆瓣评分也还好,观众都在期待他们的第二部片子上映。

    只是两年过去了,他们跟没准备好似的,还没个影子出来,反倒是组的里一些人,因为第一部电影有了名气,经常在其他贺岁片里客串一两把,人气也赚的足足的。

    对于加入李魁团伙的事情,纪星池没有别的要求,只是希望他不要拿自己炒作,最好,全世界都不知道她就是原来那个纪星池。

    李魁这人虽然大话张口就来,但这事情上他是认同纪星池的,不想丢人的事儿没毛病,但他还是提醒她:“这事情吧,瞒得住一时,瞒不住一世。”

    纪星池心里也知道,只是不是现在。现在的她没有勇气对外公布,眼前这个胖的满脸横肉的人是她。

    有了李魁的保证,纪星池心里有点稳妥了。送穆雨时回家的时候,脸上也洋溢着笑容。

    穆雨时酒喝得不多,脚下还是虚的,不知真假的纪星池心情好,也就没有拆穿,将穆雨时架在脖子上拖他进电梯。也不知道穆雨时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将全身的力量都压在了她身上,纪星池半扶着腰喘大气,心里已经将穆雨时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

    “你在心里骂了我什么?”

    纪星池弯着老腰从电梯镜面看到压在自己背上的穆雨时,那小表情说不上来的欠儿。

    “酒醒了?醒了就自己站好,老娘的腰都要断了。”

    穆雨时扶着额头装柔弱,“哎哟,脑仁痛。”

    痛尼玛……

    纪星池感觉现在就是被奴役的骆驼,驮着一个巨形包袱好不容易颤抖的迈着腿儿走到了门边,抬手去按密码,结果稍不注意没稳住中心一个踉跄脑门直接朝地上栽去。

    穆雨时眼见危险,眼疾手快的选择了抛弃了纪星池,长腿一踮稳稳地站在地上。

    只听“哎哟……”一声,纪星池跟坨猪肉似的砸在地面上,发出噗噗的两道叠声。

    纪星池脸朝地,着实伤地不轻,全身上下她的脸最疼,疼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哼哼唧唧的嚎叫了两声,抻了半天没将身体坐起来,刚才为了背穆雨时,她有点怀疑腰已经断了。

    “哎哟,呜呜……”

    穆雨时站在门口瞧着她慢慢地蠕动得跟个软体动物似的,一阵倒胃口的感觉袭来。但他是帅气绅士的穆导演,捂住嘴巴没发作。

    “人胖了就没点好,摔个跤都能这么娇弱。”

    “穆贱人,扶你爸爸起来。”纪星池单手撑着腰,扭着身体去看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穆雨时,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就要去抓穆雨时的脚。方才她虽然没看见穆雨时推自己,但她倒地他站的笔挺两种截然不同的模样,她也看明白了,这家伙绝对为了自己任由她摔倒了。

    “哟,孙子,忘记上回趴在爷爷腿上哭的眼泪鼻涕脏兮兮了?”穆雨时一抬腿就避开了她的爪子,纪星池弧度拉得大,人又趴在地上,咔嚓一声就听见老腰发出了最后的惨叫声。

    “哎哟,痛……”

    穆雨时见她偷袭不成还闪了腰,裂开嘴角笑了笑,蹲在地上摸了一把她的脑袋,摸到满手的油,于是又在她的背上擦了一把。

    “知道自己是个球体就别学人一样张牙舞爪,你看,现在自己吃苦了吧。”穆雨时呵呵笑了两声,撇着纪星池怒不可歇的眼睛,“收起你的死亡白眼,好好儿叫一声穆哥哥,我就拉你起来。”

    纪星池心里憋着气,那一声穆哥哥,再狗腿她这会也叫不出口了。两人就这样僵持的瞪着对方看,穆雨时盯着她奇怪的皱眉头,怎么忽然静止了?

    纪星池发现这个角度看穆雨时……还挺……

    “你什么眼神?”穆雨时被她盯地全身发毛。

    “穆雨时,这个角度看你,特别……”

    穆雨时摸下巴,板起脸,“不准你夸我好看,我对你没兴趣。”

    “这个角度看你特别丑,双下巴特别明显,鼻孔特别大。”纪星池说完自己心情就好了,咯咯咯的笑了两声,收回了自己的双手撑在地面打算爬起来,她忘记了穆雨时这个人特记仇,下一秒一双大而有力的脚就落在自己背上了。

    穆雨时一脚踩在纪星池腰上,脸上露出电影里变态杀人凶手的狞笑:“呵呵,说我丑?我看你今天别想起来了。”

    “我只是用言语鄙视了下你,你上升到打人就不对了啊,你还不是男人?”

    穆雨时好笑的看她,他的脚底板压根就没有落在她背上,只是做做样子半抬着脚在空中。看纪星池一脸的羞愤、纠结、委屈,谁说她演技不好的?

    “你们……在演什么羞耻戏?”不和适宜的时间,不适合的人忽然打断了两个人的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