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下文学 www.bxwx520.net,最快更新套路爱情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1寻找

    在医院做完全身CT检查,好在金敏虽然有小腿、手腕、盆骨等多处摔伤,但问题都不是很严重,卧床休息几个月就会好,但考虑到担心内脏或者软组织受到损伤,暂时还不能完全放下警惕,还是需要住院再做一些进一步更加详尽的检查。

    “我们游乐园刚开张还没几天,按理说一切的器具用品都应该是全新的,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金敏的病床前,林栋面对着匆匆赶来的武术馆道具统筹,面色不善道。

    “按理说也是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意外,对不起林总,我们回头再把这些道具梳理一遍,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纰漏。”在林栋面前点头哈腰道着歉的这位张伯,也是位有着几十年道具统筹管理经验的老员工了,从业这么多年都没出过像今天这样这么大的问题,急的他微秃的脑门都冒出一些细密的汗来了。

    “金敏,你好好想一想,你和今天参加活动的演职人员谁有过节吗?谁会有可能想要伤害你呢?”林栋想了下,趴在金敏的床边问到。

    “我怎么可能和她们有过节,节目之前我认都不认识她们,怎么会和她们有过节呢?”金敏此刻小半个身子被包扎成了木乃伊,听到林栋的这番问话还是有些激动,努力在空中摇了摇没受伤的那只左手手臂。

    “报警吧,让警察和你们一起调查下这次事故,尽快给我个反馈。”林栋想到了那截被整齐划过的威亚绳,转身安排着张伯。

    “是,林总。”张伯忙不迭点头。

    “林栋,我好怕!”金敏受到了惊吓,又被林栋这么一问,想到如果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蓄谋,更加担心起来,忍不住伸出左手拉了拉林栋的衣角。

    “那林总,我们先走了,您好好陪陪金敏。”一旁的路佩佩赶紧道,跟着的工作人员也识像的立马纷纷都要告别。林栋张口欲说些什么又什么也没说,只深深的望了路佩佩一眼,静默的看着众人鱼贯而出了病房。

    第二天一大早,路佩佩就向MISS陈递交了自己的辞职报告,昨晚回家以后,她一夜未眠,盘算了下她、金敏和林栋三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还是决定不再接手金敏的单子,自然也就不用再在云游工作了。谁知自己回到位置上屁股还没坐热呢,MISS陈就急急找来了,要路佩佩赶紧去林总办公室,说是BOSS找。

    路佩佩只好硬着头皮过去了,进门的时候,林栋正在办公桌上书写着什么,听见推门的声音,头也不抬,等听到路佩佩的脚步声近了,才低声问了一句:“你想辞职?”

    “是。”

    “为什么?”林栋这才抬起头,也许是决定要走了的缘故吧,路佩佩没有回避他的眼神,反而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他一番,如果撇开心中的那些偏见,面前的这个男人,确实还是长得极好看的,虽然那眉眼也是清浅的,但和皙白的肤色组合在一起,却有着一种别样的俊美,此刻撅着眉头凝视着路佩佩的他,似乎昨夜没睡好觉,神色间有些憔悴。

    “觉得这份工作不适合我。”毕竟是在撒谎,路佩佩的声音有些心虚。

    “那林太太这个职业怎么样?你愿意做吗?”对方声音淡淡,说出的话却让路佩佩心漏跳了一拍。

    “啊?”路佩佩愣了一秒钟,“也不……太适合吧……”

    “要不试试?”林栋却很有一些不依不饶的意味。

    “还是算了吧!林栋,如果你是想为前天晚上的事负责,真的不用了,那天的事儿真的是个意外,我也没想到……所以我们还是忘了那件事吧!”路佩佩想了想,觉得还是把心理的想法一股脑说清楚的好。

    “第二次了,路佩佩。”林栋的脸终于阴沉了下来,人也随即起身,走至路佩佩面前,长腿懒散的倚靠在身后的檀木办公桌上,半晌,怒极反笑道,“同样的事发生两次,路佩佩你觉得这次我还会善罢甘休吗?”

    “你想怎样?”路佩佩不禁有点紧张。

    “我想娶你。”林栋突然伸手勾住了路佩佩的下巴,一副地主家儿子出来耍流氓似的纨绔嘴脸,“这样吧,我再给你最后一次考虑的机会?”

    “不考虑。”

    “你敢!”林栋捏着路佩佩下巴的手指突然用力了起来。

    “你这是给我考虑的机会吗?”路佩佩被捏疼了,也有些躁了,伸手一把打掉了林栋的胳膊,针锋相对道。

    “我给你机会,你给过我一次机会吗?”林栋突然就有些急了,孩子似的猛地扑上去紧紧的拥住了她,凶狠的吻住了她的唇,那样一个猝不及防的,狂热的,热切的,不管不顾的吻,路佩佩好一会儿才想到要去推开他,终于手爪凌乱的在他光洁的面颊上抓出了一道血印子,他这才善罢甘休,松开了她,却还是狩猎的猎豹似的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她被他这眼神盯的只想逃避,慌里慌张的踩了他一脚,转身跑出了总裁办公室。

    自己也说不清对林栋到底什么感觉。

    匆匆从办公室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出来,路佩佩抱着个大纸箱子独自走在街上,看着身边行色匆匆的路人,似乎都有自己的事情在忙碌着,一种说不清的落寞感涌上心头。

    若是按照世俗的要求来说,林栋确实是个很好的结婚对象,可之前毕竟是她先劈腿的,就算是林栋不介意,他们之前还是有了隔阂,更何况谈了那么多次失败的恋爱,现在的路佩佩真的是有些疲了,没有足够的勇气再轻易去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了。虽然作为情感专家的她每天和别人讲道理那是头头是道,轮到自己身上就怂了。

    况且自己曾经是金敏的情感咨询师,如果让金敏发现自己不仅没完成单子,还和她前男友暧昧不清,皓雪工作室的整个名声都可能因为自己这件事败坏。那时候自己和施凯南分手,最伤心的时候遇到了江皓雪,是江皓雪开导安慰了她,陪她度过了最难过的时光,自己怎么能这样给她抹黑,这么想着,路佩佩走向公交车站的脚步又坚定了些。

    在站台座椅上坐下,路佩佩趁着等车的间隙给金敏发了条微信:“金敏,对不起,我不能为你做情感代理了。”

    “为什么?”金敏以为她是嫌钱少了,忙又发来一串语音,“我可以加钱。”

    “不是钱的问题,对不起,是我自己的问题,我遇到了一些事,所以实在没办法继续你这一单了。”路佩佩说出这段话的时候,心里愧疚极了,也觉得自己真是不负责极了,也因此更加觉得实在没脸继续做下去了。

    “那好吧!”金敏见路佩佩执意坚持,也没有再强求,还是答应了。

    这是泰国北部的湄宏顺镇。

    因为生态自然保护的还算不错,尚未遭到太多人为破坏,所以很难得的保留了原汁原味的山居部落历史风情。目之所及山岚叠翠、林海茂盛,梯田葱绿、河谷肥沃,山泉瀑布、风景宜人。如果不是这里最具特色的“长颈族”充满了封建陋习和悲剧色彩,倒真是个钟灵毓秀的好地方。

    从云游旅游网离了职,又推掉了金敏的单子,反正也没什么事,路佩佩干脆全职在皓雪工作室上起了班。沈好美的案子有了新进展,陆理查到之前沈好美最新微博发的那张照片地址是泰国的湄宏顺镇。所以要求路佩佩陪自己一起去实地考察下。

    路佩佩想到最近和林栋之间发生的那么多稀烂事,觉得出去散散心也好,就当公费旅游了,就和李琳琳提了下这件事想要请个公出假。

    没想到李琳琳立马有了兴趣,觉得说不定此行会给这个案子带来突破性的进展,担心路佩佩一个人搞不定这个项目,决定把手上的其他项目先放一放,亲自上阵陪着路佩佩一起去,争取尽快拿下这个项目。

    考虑到出行遥远又地处偏僻,路佩佩又申请把自己的两个助理咪咪和赫珊也带上,想着人多相互也有个照应(主要是考虑到旅游经费都是甲方陆理出,免费旅游不去白不去)。陆理则另外带了一个有刑侦经验的私家侦探李羌,毕竟就凭借几张照片想找到一个人,还是要有点专业的人才行。

    一行人就这样出发了,因为目的明确,先乘坐飞机到了清迈,没过多停留就直接转机去了湄宏顺机场,陆理早已安排好的本地导游他森早已来接机了。

    进入村落,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泥土纷纷的狭窄道路和两旁一排排低矮的茅草棚,一个个深肤色的长颈族人穿着民族服饰穿梭其中。

    “长颈族”是泰国北部与缅甸边界的一个少数民族喀伦族的分支巴东族,只有在湄宏顺镇的乃梭村可以看到,他们至今保持着本民族的语言和传统,姑娘从五岁起就要戴上重重的铜环,把颈项垫高,以后每两年要加高一次,直到25岁结婚为止。铜环终生佩戴,只能增加,不能减少,直到死亡,不论洗澡或睡觉,都不能取下。最长颈者脖子达70厘米。洗浴时,长颈人只能把稻草塞进铜圈内拉锯擦洗。

    听完他森的介绍,路佩佩原本就觉得这个村落里来来往往的带着沉重项圈的女人们有点畸形,现在更加觉得可怜了,不禁连连叹到:“真是太惨了!”

    “那有什么办法,她们生下来就被封建文化所束缚了,就像裹脚一样,我们现在回望过去觉得实在是太残忍太离谱了,但在当时不裹脚的女人几乎很难生存下去,这些都不是我们外人可以改变的。而且当地政府也没想过改变这种局面,反而把长颈族当成了赚钱的工具,泰国政府为了发展北部的旅游业,利用长颈族这个特殊的人群吸引游客。大力向外宣传长颈族文化并设立各种收费项目,像我们刚才进村的时候交的200元门票钱,都是给了当地政府,这里的村民却几乎得不到这笔收入。”见惯大风大浪的李琳琳表情比路佩佩淡定多了,现在因为大量游客的介入,长颈村已经有些商业化了,村子的道路两旁用稻草搭了两溜排简陋的商摊,满满的摆放着各种包包、饰品等小工艺品,李琳琳说着走到了一个正踩着织布机的长颈族妇女的棉布摊子前,拿起了一块大象图案的手绢道,“有那个时间感叹她们的命运悲惨,还不如买点东西支持她们,好歹这些钱是真正落到她们手上了。”

    “也是,这个多少钱?”路佩佩想想觉得李琳琳说的也对,也兴冲冲的凑过去挑选了起来,和李琳琳一样买了一块棉布手帕后,她又对旁边那个摆满了一个个黑色小圆木匣,木匣里盛满了玫瑰、牡丹、郁金香啊等各式各样花朵的铺子产生了兴趣,一下子就拿了好几个这样的盒装花,打算带回去当礼物送人。

    “买这么多肥皂回去做什么?你有那么脏吗?”陆理看着兴致勃勃的在摊子上挑选花朵的路佩佩,冷不丁丢下一句。

    “这是香皂?”路佩佩这才反应过来,拿起一个小圆球木匣在眼前仔细打量了起来,木匣做工精美,外面的黑漆上面有着好看的描金图案,还别致的准备了盖子,不想把玩的时候把盖子盖起来从外面看上去就只是个圆球形的木匣子,完全看不出里面是什么,打开球体,里面则盛着像蜡雕刻出来的一朵朵栩栩如生的花朵,凑上去闻一闻还有丝丝清香,路佩佩有些失望,“我以为是工艺品花,想拿回去当纪念品呢,感觉摆放着也挺好看。”

    “你要想当它是工艺品也没错,只是易碎,你买这么多也许不好携带。”陆理也拿起一盒在手里仔细端详了一下,又放了回去。

    “那还是算了,我就买一个送给我自己好了。”路佩佩想了想,放下了手上多余的肥皂花,接着视线又被旁边的小饰品铺子吸引了,拿起一根象头吊坠的纯银项链冲陆理笑着说,“那这个呢?这个怎么样?”

    “这是送给谁的?”陆理拿起那根项链,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