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下文学 www.bxwx520.net,最快更新套路爱情最新章节!

    1.

    “哦哦。”没想到这小子还挺细心,路佩佩连忙转身朝着后座拨拉了起来,警察来后,路佩佩已经在沈家别墅把自己身上的订婚礼服给换成了件水蓝色连衣裙,此刻她翘着屁股趴在车椅背上朝前拱动着的动作,把好身材显露无疑,裙子上细细闪闪的水钻贴合着她的曲线游走,看起来性感极了,林栋突然感觉腹部涌起了一股燥热感。

    “干嘛脸红红的?”路佩佩拿到伞转身重坐在座椅上,瞥了一眼林栋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儿,这家伙脸红红的,好像在发烧,不禁有点担心是不是今天的绑架事件引发了啥后遗症什么的,手已经试探性的敷上了林栋的额头。

    “就这么喜欢调戏男人?”林栋却突然一把擒住了这双突来的小手,一双漆黑的眸子星子似的灼灼的瞪着她,其中似乎压抑着某种暗火。

    “神经病啊!”路佩佩用力一把甩过林栋的手,转头拿着伞下了车。

    路佩佩这嚣张劲儿立马让林栋又不爽了,自己干嘛要提醒她有伞,那样狠狠甩了自己的小娘们不是应该让她淋一淋大雨醒一醒脑子,反省一下自己的三观吗?自己干嘛要这么心软,这么一想,竟生了一股闷气,所以路佩佩前脚下了车,林栋后脚也跟着一块跳了下去,一把捉住了路佩佩正打着的伞。

    “干嘛?”路佩佩奇怪的看着一脸凝重的林栋,心想这小子又要发什么疯。

    “额。”林栋直愣愣的被路佩佩瞅着,不知为何气场突然就又下去了,又说不出话来了,就这样把伞又夺回去,好像也很奇怪额?林栋想着,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丢下一句:“我送你进去,再把伞拿回来。”

    这理由说得,理所应当的路佩佩简直没有反驳的理由,只好和林栋缩在了一把伞下。

    路佩佩现在暂住的江铃兰家,还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老式居民楼,从小区门口的停车位到陆佩佩住的单元楼,还得经过一段郁郁葱葱的香樟树小路,天色已晚,路两旁的路灯洒下的光,照着细润的雨丝,路佩佩和林栋安静的走在这条小路上,一路无言,但不知为何,路佩佩居然在这片尴尬的静谧中感受到了一丝丝温馨。

    到了单元楼门口,声控灯没开,黑洞洞一片,还没进去呢,路佩佩突然感觉脚下多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吓得她哇哇大叫着就朝林栋身上扑去,一个熊抱就挂在了林栋身上。

    “干什么干什么!”这一折腾,楼道灯是开了,把林栋也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正要把路佩佩从身上挣脱,一楼的住户门开了一个小缝,里面探出头一个卷毛大婶,看到路佩佩和她身后的林栋后一脸惊讶:“佩佩呀?这是你男朋友?”

    “周阿姨……您误会了!他……”原来是大姑家楼下的周阿姨,看清楚来人的脸后,路佩佩慌忙从林栋身上跳了下来,正欲辩解,话头就被林栋突然“啊”的一声尖叫打断了,路佩佩还没反应过来,林栋整个人都已经躲进了路佩佩怀里,路佩佩这才看到,周阿姨家养的那头

    白绒绒的哈士奇正在林栋脚下傻乎乎的吐着舌头,看那样子,没准还想朝林栋身上舔两口呢。

    “来来来!大白来这里!”路佩佩蹲下身子拽过了大白颈上的项圈,开心的抚摸着大白的毛发,抬头看着平日里永远一副正经脸的林栋,此刻一脸紧张的模样,想也没想,就哈哈大笑着脱口而出,“你居然怕狗!你忘了你自己就是哈士奇啊!”

    “路佩佩你!”林栋面子挂不住了,脸色瞬间拉了下来,弹了弹西装上的灰尘强忍着站好了身姿。

    “哈哈哈!”路佩佩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但是看到林栋恼羞成怒的模样,还是忍不住从指缝里溢出了笑。

    “哈哈!不怕不怕,这狗不咬人!”周阿姨也被林栋逗乐了,咯咯笑着捡起掉在地上的狗绳子把狗拉回了身旁。

    “咦!佩佩回来了呀!”楼上的江铃兰正巧这时候下楼倒垃圾,刚拐下走道就看到了路佩佩,再一看,咦,路佩佩的身边怎么跟着一男的,再定睛一看,这可不得了,原来是老熟人啊!不由得直接从栏杆上俯下身来冲着林栋打趣道:“哟,这不是林栋嘛!怎么,又来找我们家佩佩了啊!看来你对我们家佩佩真是念念不忘啊!”

    江铃兰的这番话虽然是开玩笑,但在林栋听来就完全不是那个意味了,尤其想到当年分手后自己又找过几次路佩佩,每次都被碰了一鼻子灰的辛苦经历,顿觉对方是在嘲讽自己,一股心火就是涌上心头,连理都不想理江铃兰,恶狠狠冲路佩佩道了一句“我先回去了。”转身就长腿阔步朝外走去。

    “哎,好歹都是老熟人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路佩佩哪儿能理解林栋那么复杂的心理活动,只觉这人真是本性不改,还和以前一样傲慢自大不懂礼貌,再一看发现林栋的雨伞还在自己手上,又忙跟着奔了出去,“哎哎,你的伞没拿哎!林栋林栋!”

    路佩佩追了好几步,才在黑色的雨幕里抓住了林栋的胳膊,把撑好的伞塞进了林栋手里,正转身欲回的时候,林栋却突然倾身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路佩佩被他这么突然一扯,有些张皇的望着他,他也不带任何回避的直视着她的视线,只是那目光里,似乎有灼热,有伤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不知怎么,路佩佩被这目光注视着,总觉得有些心慌,正想躲开。林栋却突然又放开了她的胳膊,轻叹了一句:“你永远是这样。”

    那样轻的一声叹息,不知道是在指什么,更像是自己在自言自语,末了也不等路佩佩回答,就撑着伞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夜色细雨中。

    只留下路佩佩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被雨水浸润了发丝才醒悟过来,又狂奔回了住宿楼里。

    2.

    皓雪工作室出事儿的时候路佩佩还在云游网络公司上着班呢,突然就接到了皓雪前台小妹的电话,那语气急的,跟火烧眉毛了似的,说是路佩佩以前的一个客户,现在跑到工作室来闹事了!现在那边正一团乱呢,让路佩佩赶紧过去。路佩佩只得急匆匆的和MISS陈请了假,火急火燎的赶了过去。

    结果刚到皓雪工作室,还没进去呢,就见大门处的自动玻璃门已经被砸碎了,进去一看,屋内一片狼藉,项目部专门放在前台桌上的两尊招财猫,已经被扫在地上,碎成了玻璃渣,前厅的招财树也被人给踢翻了,大玻璃鱼缸也被人给砸了,里面好生养着的上千块一条的招财鱼正在地上蹦跶呢……举目望去,一片惨绝人寰,这哪里是招财简直是招劫呐……

    一个干瘦的中年男子正站在前厅中央,拿着一把水果刀骂骂咧咧的朝着空中挥舞着,工作室的同事们大多都是些妹子,此刻都吓得抱着脑袋躲得远远的。唯一的两个男同事一天到晚娘里娘气说话,没事还要翘翘兰花指,上厕所都要手拉手,简直比女人还女人自然也轮不到他们来英雄救美,此刻比妹子们还要狼狈,吓得眼泪婆娑的瘫坐在地上,抖的跟筛糠似的。

    路佩佩从来没见过这个架势,正在考虑是该冲进去还是该掉头先溜,那个中年男子已经看到了她,立马用水果刀指着她激动的嚷嚷着:“路导师,你来的正好,我倒是要问问你,你到底是怎么工作的,没找你给我做情感咨询师之前,法院劝我老婆不要离婚,我老婆还听,反而你去和我老婆做了一番心理疏导,我老婆现在死活要和我离婚了,你就这样把我一个大活人老婆给弄没了,你说该怎么办!”

    “那也幸亏我把你的大活人老婆给弄没了,要不然就你这动不动就拿刀子乱挥的行为,你老婆说不定已经是个死人了!”路佩佩边说边小心翼翼的后退着,想找个机会溜走,这种敢拿刀的凶徒看样子是她应付不了的,还是先逃走再找警察来解决吧!

    “想跑,没门,我告诉你,你今天不给我还个老婆来,就别想出这个门!”哪晓得那男子一个箭步上前就虏住了路佩佩,水果刀搁在了路佩佩脖子上,吓得路佩佩和四下的同事们跟要上屠宰场的鸡似的尖叫连连,尤其是路佩佩当场就吓得手脚发软动也不敢动一下了。

    “求求你……放了我……我去找你老婆……让她和你复婚……”路佩佩哭丧个脸哀求着,她可不想就这样把小命葬送在这里,她还有大把的青春年华没有挥霍呢。

    “我不听你花言巧语,当初就是错信了你的鬼话才会上当受骗!”男子钳着路佩佩倚靠着前台桌子坐在了地上,四下的人虽眼睁睁的看着路佩佩被擒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男子似乎很不满意现在的局面,恶狠狠的冲着众人嚷了一句,“你们这谁是管事儿的!叫你们老板来!”

    “我是管事的。”听到这句突然响起的清亮女声,路佩佩激动的简直两行热泪都要掉下来。

    她的正前方,一个身形修长约足有一米七高,一身笔挺白色西服西裤,剪着利落齐耳短发的高个女人,踩着大跺步走了过来,高跟鞋敲击光洁的大理石地面发出“哐哐”有力的声响,近了再看,女子的眼角眉梢居然颇似名模杜鹃,精致中又带着一种独特的冷硬感,再加上那天塌下来老娘也顶得住的气场,一下子震慑住了全场。这就是皓雪公司的女BOSS江皓雪。

    “你丢了一个老婆,这样,我们皓雪工作室负责再给你找一个老婆,找不到老婆,你的代理金十倍赔偿给你,你看怎么样?”把爱马仕公文包随意丢在了前台桌子上,江皓雪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路佩佩和闹事男人,气势逼人的说。

    “我不要赔偿金,我要老婆!”男人显然被江皓雪给镇住了,愣了一下才回吼道。

    “要老婆?要老婆干嘛?给你做牛做马?做家务带孩子赚钱给你花还要被你打?你这是找老婆还是找傻子?你自己把你老婆给打走了,你不知道反思,还要大闹我们工作室,难道是我们工作室给你老婆搞没的?明明是你自己把老婆给搞没的!”江皓雪叉着腰挥舞手指训斥男人的那架势跟训斥自己家狗似的,“你要么现在放了我的员工,要么就按我说的做,还能得到一个老婆,不然你就算捅死我这个员工又怎样,你犯了罪还不是得一命偿一命,你好好考虑下你是真不想活了还是假不想活了!”

    “好,我就最后再信你一次,你们必须给我找个老婆!不然我就天天来你们公司闹!”男人考虑了一下,似乎觉得江皓雪说的也有道理,终于放开了路佩佩,狠狠的把路佩佩朝江皓雪的方向推搡了一把,快速起身后又举着刀子眼露凶光的冲着四周挥舞了一圈,嚷嚷着,“你们不准报警,不然我现在就捅死一个给你们看!”见无人敢动,这才快速闪身进了电梯里。

    路佩佩这才敢动弹身子,感觉自己腿都要软了,好不容易才爬起来,趴在前台桌子上还在心惊肉跳,说话的声音都还带着些颤抖:“雪姐,报警吗?”

    “算了算了,怎么说也是我们的客户”江皓雪倒还是镇定自若,“我们皓雪工作室的宗旨可是顾客就是上帝,想办法把他的单子给解决掉吧!”

    今天来闹事的这个路佩佩客户,I...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