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下文学 www.bxwx520.net,最快更新七十年代美好生活录最新章节!

    老燕家上下做梦也没想到, 之前还在劳改的赵志文他爹是个大学老师,还是个名牌儿大学的!

    就连燕金梅自己也惊着了。

    就好比一直以来睡在自己身边的是条龙, 你反倒五六年都以为是条蛇, 突然有一天他就盘旋着飞走了, 唬得你一大跳。

    这赵志文就是那个飞走的。

    她第一次感觉的自己完完全全配不上自己的男人。

    田秀平可是说在老燕家被大家认为是最具慧眼的人了, 当初让燕金梅嫁给赵志文,最关键的, 还不是老太太点了头?

    田秀平:老头子,咋样,我有眼光不?

    老燕头:哼!

    幸运的是,公社小学的学生还有地儿上学, 也就走了一个校长。

    公社领导赶紧动员, 在村儿里给小学找老师。

    那一大波的知青们都没考上,大家一想, 这不是还要回去种地?还不如去叫孩子们呢。

    然后又纷纷报名去公社小学, 想通过教书的方式, 干轻巧活儿,赚工分儿。

    没成想的是, 这刚选好了一批去学校里头教书的,上头政策又说赶紧今年还有一波高考。

    公社领导:纳尼?

    没招儿啊,这学校再一次乱成了一锅粥。

    领导们有啥法子呢, 有文化的都去学习了, 孩子还是没人好好儿教, 燕金梅和几个全然知道自己考不上放弃复习得女老师, 坚守在教学战线上。

    可到底,学校的教学情况已经被耽搁了。

    老燕家的“四小金刚”马上就要上二年级了,还没好好儿完完整整上过几天的课,这样子下去,那可不得耽误学习?

    田秀平觉得不成。

    别人不管,阿福是个聪明的,没得学上,那可不耽误了她?

    她又想起来去年大闺女跟自己说的话,公社小学的教育质量本来就不算是好的,县里头就比这强,市里的肯定更好。

    田秀平在黑市卖完鸡蛋,顺口问了问县里头来贩卖粮食的那个小伙子这个事儿。

    “大娘啊,上学肯定是要收钱的,可不像在你们村儿里,几个工分儿就成的,要是住校,那价钱就更贵了。”

    现在田秀平也不是没有钱,她就是没门路。

    兜里也攥着不少票子,自己赚的,金桂的,燕建学的。

    送“四小金刚”去读个小学,她倒是出得起这个钱,就是四个小家伙儿还那么小,就要住校了,她想想倒是还真舍不得。

    她还想跟着俩小孙女儿在一块儿多呆两年呢,可村儿里一大家子人呢,还要赚工分拿粮食,总不能一家子都跑了。

    虽说现下没明着说合法买卖,但是很明显,如今黑市上大家都是越来越敢明着买卖,不再像前些年那会儿,掖着藏着,生怕被人举报了去。

    综合考虑之下,田秀平决定先送“四小金刚”去县里读小学,然后住校,不来回折腾走那么老远天天赶回来。

    孩子的事儿,还是耽误不得的。

    老燕头儿舍不得阿宝阿福,可也没法子,公社小学里还有几个正常能教书的老师了?

    大房二房五房也是一点儿意见都没有,毕竟老太太看重教育,还说了这么钱她老人家掏,谁还能有不乐意的?

    其实田秀平是心甘情愿给老大家的掏钱的,因为顺子这几年帮着她前前后后收了多少筐鸡蛋,数都数不过来。

    顺子自己全当跑来跑去好玩儿,愣是没想过是应该跟他奶要钱的。

    顺子帮着田秀平赚的钱,别说是供大房的孩子上小学了,就是供到大学都是接受的。

    二房的富贵儿,田秀平不是很乐意帮着交这个钱。二房就是老燕家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一家子。

    干啥事儿都是悄咪咪的。

    老二窝囊,干啥事儿都往后去,前排都瞅不见他的影子。老二媳妇儿呢就是傻,傻到骨子里的那种,柱子是个娘兮兮的小泪包,自打田秀平看透他这个性子以后,就巴不得里的远远儿的。

    至于这个要被送去上学的二房幼子,富贵儿,是继顺子以来,第二个让田秀平头疼的存在,就是哪有事儿去哪儿,就是爱凑热闹,还追着顺子哥不放。

    她深刻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老大家生的啊?

    虽然二房在田秀平眼里可有可无,但要是不帮着,交这个学费,老二是打死都拿不出来这个钱的。

    勉为其难,田秀平就看在王淑芬还算能干的份儿上,同意帮忙了。

    五房就不用提了,田秀平从头到脚一个都没看上,劝燕建文离婚都劝了五六次了,还是在燕建文那边儿半天踹不出个屁来。

    看着沈翠兰现在变得那个肥猪样儿,她无比想去找沈家的胡春花好好儿吵一架,然后好好儿埋汰埋汰她。

    就这样儿的闺女,你还指望着嫁出去,让婆家帮着映衬娘家?

    好吃懒做,像头猪一样,要是去了那没良心的人家儿,还不让人早早儿就给休了?

    眼不见心不烦,田秀平就是捧着这么一个铁则,踏踏实实地活了这么些年,饶是啥招人烦的,也犯不上我主动为她生气。

    要不是看在旺财那可怜巴巴儿个,跟个没妈的孩子似的,她真心懒得管。

    能力大,责任就重。

    田秀平掏钱掏钱,孩子们全去上学去!

    最后还是托了县里几个买鸡蛋的老主顾,帮忙找到了人,赶在二年级开学前,把“四小金刚”给送过去了。

    可怜了老燕头儿啊,每天都怀念那些个在院子里晃悠的小身影。

    老燕头儿:我说的是孙女儿。

    一到不忙活的时候,老燕头还会主动早点儿下工,或是晚点儿上工,去一趟县里,瞧瞧阿宝和阿福。

    其实也没啥可担心的。

    小学的宿舍,都是有老师看着的,也没啥不放心。

    一个孩子一个学期的学费外加住宿总共是十一块六毛,四个孩子就是四十六块四毛。

    这搁在大罗村儿其他人家里,简直就是天价啊,还有没有天理了?上个小学就花这么多钱?

    田秀平:你们懂啥,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

    为了孩子们有出息,这个书是必须要读的,至于你是不是那块料,这就要另外再说了。反正是给了你读书的机会,顺子你说对不对?

    顺子:这个时候请不要diss我。

    阿福和阿宝不想去县里读书,那太远了,还不能每天都回家,不能每天都见到奶和妈。

    她们原来白天上学,晚上回家写完作业就是玩,这不就是最幸福的日子吗?干嘛非要在学校学习然后在学校里玩?

    “奶,不能买个自行车载我们上下学吗?那样儿就不远了啊。”

    阿宝担心去了学校就吃不到好吃的了,在她的印象里,学校的中午饭和家里的晚上饭差距还是很大的。

    “姐,咱们四个人呢,要是骑车就要买四辆自行车呢,太多了。”

    田秀平摸了摸俩小孙女儿的脑袋瓜儿,依依不舍。

    不过细说起来,她还能好一点儿,毕竟她每天去一趟县里卖鸡蛋,卖完以后不怕远就再走一段路,去看看她们几个,都成的。

    再说了,这周末就能回来一趟,也没必要非搞得生离死别一样啊,又不是燕建学那个兔崽子,走了就再也没影子了的。

    “阿宝啊,阿福啊,你们姐俩儿就好好儿给奶待在学校里学习就成了,到时候都考到北京去啊,把奶也带去。”

    趁着俩姑娘还小,田秀平躺在床上,一只胳膊里窝着一个,两个小脑袋就枕在田秀平的肩膀上。

    也就是俩姑娘还小了,这要是再过个三年五载的,她估计就要被两个姑娘嫌弃是糟老婆子了,到时候,谁还让你抱不抱的。

    想着这回事儿,田秀平也开始感伤起来。

    “奶,你不是也天天到县里卖鸡蛋吗,要不你也住到县里啊,这样咱们就能跟奶一块儿住了,多好啊。”

    阿福灵机一动,趴在田秀平的肩膀上就想出这么一个主意来,这真是再好不过了啊。

    既能卖鸡蛋轻松点儿,又能待在县里照顾“四小金刚”。

    说来说去,也就是现在家里赚工分儿,没人帮着顾孩子闹腾的。

    再者来说,田秀平手里的钱交个学费是绰绰有余了,要是再买个房子去县里开销,那光靠着倒买倒卖可是不赚钱啊。

    屋里头,祖孙仨人满是惆怅,院子里头的富贵倒十分开心。

    他知道,顺子哥就是在外头读初中,铁蛋哥也是。

    男子汉都是要出了村儿去的,他也终于要出去了,是不是也是说他长大了?

    燕建业:你小子是不是把你老子我忘了?

    旺财也无所谓,她有俩姐姐跟着就心满意足,反正在家,她妈也不咋管她,也就是舍不得平日里还算呵护自己的大妈了。

    田秀平和老燕头儿刚把“四小金刚”送去学校里,开学没多久,上头又下了文件批示,说是现在不限制自家养鸡养鸭养猪了,可以敞开了自己家养,都算是自己家的,不算公社的了。

    田秀平一听这消息,好啊。

    要不然现在在县上的黑市,这鸡蛋都不够卖了。

    挨家挨户生活条件变好了,吃的上头追求得也更高了,不再仅仅是吃饱就成了,讲究的是好吃,还要有营养。

    自然鸡蛋就成为了更多人选择的对象。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