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下文学 www.bxwx520.net,最快更新七十年代极品男最新章节!

    门外的声音未加掩饰。

    农村里大多都是泥砖瓦墙这种结构,没有任何的隔音效果,苗杏兰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听到了外面的对话。

    正在翻腾衣柜的手顿住,她暗唾一声,“小傻瓜蛋子,走出门去千万别说你是我老姚家的种!真给老娘丢人,人家问你啥没有你就抖搂出那么多信息。”

    重新将柜门锁起,她理理衣襟,亦步亦趋的踩着小碎步拉开了屋门。

    “咋滴,你找我有事?”

    脚不过刚迈出门,目光便与李有才对视,“咱可提前打过商量了,姚志远看病住院的钱我是不会出的。你要是想劝我这事,咱可以就此打住,省的你白费口舌,待会还得问我讨杯水喝。”

    李有才蹙眉,“你这婆姨……”

    刚吐出这几个字,见苗杏兰撇嘴翻了个白眼后就想把门合上,李有才连忙道:“你等等!你今儿要是把这门关了,你家那几个拿着五个公分的娃子以后也就不用再来队里做活了,做了也是白搭,我会让计分员忽略他们的劳动成果。”

    他明白打蛇要打七寸。

    这句话果然制止住了苗杏兰接下来的动作。

    “你说啥?你有种再说一遍。信不信老娘去公社干部那里举报你?当了几年大队长,李有才你个丑货是飘了不是?”

    李有才心中还没来得及得意,脑门上就被扣上了这硕大的丑货二字。

    纵使知道自己算不上俊朗,但他长相明明在普罗大众的平均值以上,再加上为人热情、办事利亮,自小大大从没有人用这种词形容过他。

    气的他险些绷不住心态!

    深吸口气,李有才道:“得了,这种话你用来吓唬吓唬村里其他人也就行了。我李有才平生行的正,做的端,随便你去公社晃悠,我倒要看看你能寻着什么由头去举报我!”

    “我今儿个来不是问你要钱,而是向你询问并通知一件事。远娃子精神现在不正常了,你给我好好交代交代,远娃子生病的这一段时间,你究竟咋刺激着他了?”

    许是习惯使然,在听到有屎盆子往自己身上扣时,苗杏兰没过脑子便回复道:“我刺激他?我一个半截身子迈进棺材的糟老太太哪有什么本去事刺激一个大小伙……”话至这里,她面色忽的一僵,想到了李有才所说中间的那半截话,“等会……你刚刚说啥?你说姚志远他疯啦?”

    “对,你没听错。”

    虽然大夫一再规避疯这个词语,只说远娃子精神出了问题,可能会改变到他日后的生活习性。

    但于他们这些大字都不太识得几个的庄稼汉来说,那明明就是不正常,就是疯了的意思。

    得到确切的回复,苗杏兰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如遭雷击。

    半响,她的眼角微微湿润,往地上一坐就哭了开来,“老天爷啊!我老婆子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吗?家里一堆蠢蛋货已经够让人头疼的了,您现在又把一个老实蛋子给变成了疯子。我这些年来给您烧的香不算少,您为何要这样对待我这个可怜人啊!”

    李有打断她道:“我还在问你话呢。”

    苗杏兰却只做未闻,“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老姚家的。”见自己被忽略,李有才没好气的拔高了声音,“大夫已经说了,远娃子疯了的原因少不了长久以来的心理压力以及外部传来的剧烈刺激。苗杏兰同志,我倒现在还记着远娃子在老屋里冲你吼的那一番话,他说他不想活了,也不想治了,说你就盼着他死,就看他不顺眼。”

    “所以说你就算真的命苦,也是你自己作出来的!谁不想好好过日子?可你不给人家过好日子的机会啊!孽障造的多了,老天爷自然也就不会让你过上什么好日子了。”

    苗杏兰抬头瞪向李有才,“我怎么就造孽了?”

    “那你说说,远娃子病的这么些时日以来,他日常都吃些什么东西?”

    “我们吃什么他就吃什么。”

    顶多是每当舀饭之时,她会多给姚志远舀些稀的,少舀些干的。

    反正他窝在床上不动弹,饿得慢,吃那么多也是浪费。

    李有才呵呵一笑。

    单看苗杏兰那轱辘乱转的眼睛,就知道她要么没说实话,要么隐去了一部分内容没说。

    “那你这段时日有没有做过什么刺激他的事?”

    “我能咋刺激他!啊?你有完没完?”

    想到自己最近每天早上都会指桑骂槐一通,苗杏兰的表情有些不太好看。

    抓起衣下摆擦干眼角的泪痕,她将半个身子迈入姚家大门的李有才一把推了出去。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