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笔下文学 www.bxwx520.net,最快更新三国之小白当自强最新章节!

    夏侯昂道:“其实我叫曹昂,不姓夏侯。虽说我的祖上的确姓夏侯,但从我祖父过继曹家之后,就都姓曹了。”

    江四九谨慎地道:“你只有这么一件事欺骗我吗?”

    曹昂道:“是的。”

    江四九转忧为喜:“这算什么欺骗呢?要是这也算欺骗的话,我也有一件事欺骗了你。”

    曹昂想起当日两人相处的情形,心中一甜,柔声道:“什么事?”

    江四九道:“其实,我就是貂蝉。——但是我也是江四九。”

    曹昂闻得此话,大惊:“什么,你是貂蝉?又是江四九?”随即摇了摇头,“我就说,今日见你,似乎比在黑暗中见到的还要美丽——我简直疑心那不是你,可是看到你的神情气度,才敢确定一定是你。——可是,你又怎么会是貂蝉呢?”

    左慈冷眼旁观他二人的情愫暗生,心中嫉妒的烈焰,几乎要冲破他的胸膛。他简直想要不顾一切告诉她事实的真相,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江四九摇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好吗?”说着,她走到曹昂的身边,被后者猿臂轻轻搂住。

    曹昂笑着点头道:“好!——但是这位兄台,到底是谁呢?”他手一指,指向黯然神伤的左慈。

    左慈也在等着江四九的回答。

    他是谁呢?她将自己定位成什么人?她——恨他吗?

    只听江四九冷冷地道:“他么?他是不相干的人。”

    不相干的人!这几个字,教左慈冷到了骨髓里,那只搂住她纤腰的手,更是让人觉得刺目已极。

    他原来只是个不相干的人——他宁肯她说恨他的。胸口连着脸上的伤口一起抽痛起来。着,他觉得自己的身心似乎都麻木了,耳朵里也嗡嗡作响。

    但他不愧是了身达命的神仙,在此种情形之下,仍能挤出一个笑容,唤道:“小江。不管你觉得我是你的什么人,我对你……对你……对你始终都有一份责任,我不能……”

    江四九依着曹昂的臂膀,打断他道:“不。你对我没有任何责任。这件事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主要的责任在我,那我应该自己来承担。而且,既然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尽到你自己的责任,那么现在,也就不需要再说什么责任。——我自己的路,我能够自己走下去。”

    左慈凝住脸上的笑容,好似还在维持着神仙的潇洒,也似放弃了说服她:“既然如此,那么——”他取出一只符纸鹤远远地递给江四九,“这只纸鹤送给你吧。若是万一——我是说万一——有什么紧急的事件无法处理,你可以召唤我前来。”

    江四九没有去接:“多谢你,但是不必了。”她忽然想起了一个东西,离开了曹昂的手臂,从身边的箱子里翻出了那本汉代礼仪的书,对左慈道:“这本书我就收下了,我受你许多照顾,还是要对你说一声谢谢。谢谢,再见。”

    说着,她重新站到了曹昂身边去。

    左慈移开双目,不知道自己还该不该继续留在这里。

    后来,他好像听见江四九说了“我们走”三个字,于是她和她的曹昂就一起走了;再后来,连天帝派来的人都到了:“巡查使者,跟我们回去罢。”

    左慈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像也要落幕了。从那时江四九说出“不相干”三个字的时候起,就已落幕。

    但他忽然想到自己是仙人,能活得极久,所以也许在落幕之后,也还会有死灰复燃的可能。——他相信,四九终有一天,会想到自己的。于是他在她走的时候,在那本书里,用仅存的仙力藏进了一只符纸鹤。他做到了这一步,不知道江四九在发现这只纸鹤的时候,会不会把它扔掉呢?

    江四九此时,却恍如获得了新生。

    刚走出这座房门,她就已觉得呼吸为之一轻,远望蓝天之上,一对对偕飞的游鸟,冲着红艳艳的太阳飞去,而在她的房前屋檐之下,有一个燕子留下的空巢。

    燕子飞走还会再回,但她从今以后,再也不必回来了。

    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总算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而且她对曹昂也信任莫名——也许这少年的身上,有着她潜意识里极为欣赏的特质。

    但对左慈的痛苦,她却完全感受不到,也看不出来。是他隐藏得太好,还是因为她太过粗心?

    两人走出房门,江四九遥遥看见,左边廊下,远远地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