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下文学 www.bxwx520.net,最快更新人生何必如初见最新章节!

    萧如夜抱着安婉星的身体坐了许久,仿佛失去了灵魂的空壳,面无表情的望着前方,就连眼泪也干涸了。

    一个时辰后,麻药消散,他的身体渐渐恢复了力气,他将安婉星抱起,来到秦淮河边。

    夜晚的秦淮河,凉风习习,月光倾泻而下,照在怀中人恬静的容颜上。

    “星儿,你看到了吗?”萧如夜抬头望着天空,再漆黑的夜也总有星光照耀着啊,可点亮他生命唯一的光却消失了……

    回到少帅府已近黎明,萧如夜召集了一众副官,紧急部署作战计划,他的拳从头到尾一直紧握。

    星儿,你放心,我绝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黎明十分,江熙林从军帐中走出来,看了看天边的朝霞,白以末跟在他身后,他们等了一晚上,却没能等来安婉星的好消息。

    白以末心慌难忍,他担心安婉星已经出事了,道:“大帅,不如我派人进城去看看……”

    “不必了。”江熙林挥了挥手,“再等一个时辰,若还没有消息,那就说明她根本没有得手。”

    “可是那颗毒药……”已经两周了,安婉星的毒随时可能发作,她却一点消息都没有,白以末急的快要发疯了。

    “再等等。”江熙林却不慌不忙。

    这时,突然从远处传来一声枪响,随军的士兵大多还在睡梦中,被这枪响猛然惊醒。

    还不待回神,远处便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杀伐之声,接着炮火如雨而落,点燃了驻扎在郊外的军营。

    “大帅,我们被萧军偷袭了!”一名受伤的士兵倒在江熙林面前。

    江熙林面色惨白,完全始料未及,在一众将士的掩护下,他慌忙向后撤离。

    还没跑几步,枪声四起,身边的将士接连倒下,他的腿部也中了一枪,不多时便被萧如夜的人团团围住了。

    萧如夜从人群中走出来,他一身戎装,挺拔清朗,如夜般冷冽深幽的双瞳,睨着瘫坐在地上的江熙林。

    “你跑的掉吗?”

    江熙林举抢对着萧如夜,垂死挣扎:“不……我没有输,我还没有输!”

    萧如夜使了一个眼色,江熙林身后不远处的程副官一个箭步上前,一套标准的擒拿手打落了他手中的枪,将他两手反扣。

    军靴踏在江熙林面前,萧如夜居高临下,声音冷酷到令人胆寒,“我的孩子在哪?”

    话音刚落,一道婴儿的啼哭声传入耳膜,白以末从不远处走来,怀中抱着嘤嘤待哺的孩子。

    萧如夜的眉头骤然一蹙。

    白以末用枪对准那个孩子,在萧如夜面前站定,毫无畏惧的对上他的眸子,“安婉星呢?把安婉星交出来!”

    提到安婉星,萧如夜心中袭过针刺般的疼痛,神色黯淡了下去。

    见他没有回话,白以末又道:“安婉星中了剧毒,只有江熙林有解药!只要你把安婉星交给我,然后放了我们,我就把孩子还给你,不然……”白以末的枪抵住了孩子的脑袋。

    萧如夜深吸了一口气,故作淡然的说:“她,已经死了。”

    “什么?”白以末的身形猛地向后退了一步,原本淡定从容的面色顿时崩塌,他大喊,“你骗我,一定是你把她给藏起来了!”

    萧如夜道:“她中的毒,根本无药可解,不信,你可以问问江大帅。”

    白以末转身,不可置信的望向江熙林。

    江熙林见他那副模样,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白以末啊白以末,为了一个女人,你至于吗?就算她死了又如何,只要我们逃出去,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我都可以给你!”

    这番话坐实了萧如夜所言,令白以末魂颤心惊。

    一个女人?

    那是他生命所追求的全部啊!

    白以末不禁扯开一抹苦笑,往事一件件的窜入脑海,那令他魂思梦绕、半生所求之人的容颜逐渐清晰开来,那不是安婉星,而是她的母亲——纪诗澜。

    白以末从小父母双亡,因有些天资被安家收容学戏,说是学徒,其实他做的活也与下人无异。

    他身份卑贱,在戏园免不了被人欺负和唾弃。

    只有纪诗澜——她是江南第一名媛,娴淑而绝美,却从没有因为他是下等人而嫌弃过他,甚至还经常拉下身份同他说笑,她是完完全全把他当做一个有尊严的人来看待。

    白以末暗暗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然后娶纪诗澜为妻,一辈子宠她爱她,让她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然而,没过多久,却传来了纪诗澜将与安世清成亲的消息。

    大婚当晚,白以末借酒消愁,内心对安世清的嫉妒与憎恨越发疯长,安世清夺他所爱,他便要折磨安世清心爱的女人!

    他冲到兰绮的房间,疯狂地强暴了她。

    白以末怕事情败露,更怕纪诗澜知道了这件事,便四下散播兰绮与官老爷私通的消息,让兰绮名节扫地,自己便能撇的一身清。

    没过多久,他听说兰绮投湖死了,心才算彻底放下。

    之后,安世清不愿奉承欧洲人,导致安家戏园差点关停,他看着纪诗澜每天为了戏园东奔西走,偷偷洒泪,整个人憔悴了一圈。

    他真的恨极了安世清的无能!

    他终于明白,继续待在安家戏园根本无法出人头地,一怒之下他决定离开金陵城,出去闯一番事业,等他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本再回来将纪诗澜夺回身边。

    这一去就是二十年……

    三年前,他终于回到了金陵城,而以他现如今的身份地位,完全可以给纪诗澜后半生的幸福,可他却得到噩耗,纪诗澜早已不在人世。

    他把所有的怨恨全部加在安世清身上,是安世清没有照顾好她,是他没有给她一个幸福的人生,是他明明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